— 阿泟的世界架 —

【蛋社】Chap001-002

这是一个关于某奇葩社团的乱七八糟的故事

年轻啊恣意啊休闲的大学时光

玩玩游戏聊聊天

反正有~大把时光~

反正也~没有对象~

真真是越闲越寂寞,越寂寞越闲

-----------------------

第一章
暖巢变蛋窝
蛋总:“n”“l”不分容易么我


蛋窝咖啡厅,坐落在大学城南最受学生欢迎的小吃街里。

也是这条街上最清闲的店铺。

从开业以来就佛系经营着,生存时长居然能达到并突破一年。
毕竟吃的玩的看的都沾了点儿,混不出彩也能搏个覆盖面广。
也就客户基数少,哎。

这间咖啡厅的原名,要追溯到很久以前。
起码一年前吧。
当某宅男还没变胖,还没现充的时候。
某天受邀来到朋友新开张的店。
有绿植有书架,有手办有桌游。
最重要是有奶茶鸡翅烟灰缸。
蛋总光看那门面,就觉得特文艺清新脱俗。
暖巢,看着就感受到那都市繁忙后的慵懒,陌路冷寂中的温情。
“卵巢……这名字不错啊!好记!亲切!”
吓得朋友赶紧连夜想了个替代的,暖窝。

一周后蛋总心满意足,啃着鸡翅吸着奶茶,美其名曰试吃。
见两伙计一前一后抬着新招牌,一看。
“卵窝啊,窝比巢舒服。文化人,这字挑得对头。”说着还竖了个拇指。
不,您老这是逼得人不能用“暖”字啊!
朋友眼疾手快悬崖勒马示意伙计先别挂上。
“你这发音还有没有救了。要是你把脑子有病说成老子有病,看我揍不揍你。”
“我看李确实老子有病,还病得不轻。李这话本来就有问题……”
李姓朋友忽然暴起,为自家老父亲和花了不少钱的招牌伸张正义!

最后退而求其次,主要是懒得想。
就改成了“蛋窝”。
蛋总破天荒表示不满,虽然用词很艺术很质感。
“就像是从老母亲的怀抱腐蚀成色老头的妄想。”
“您老一边儿凉快吧!”李黑翻了个白眼。
再指点江山,直接旺铺招租得了。

蛋窝咖啡厅的名字本不关“卵”什么事。
但蛋总原本真叫卵爷。
因为三句里有三句都带个“卵”字。
“有钱就是好卵犀利噶,吹咩!”
“道歉有卵用的话,要警察做咩!”
“做人最卵紧要是开心,不是咩!”
所以在其他人叫他“咩卵爷”和“咩爷”之前,他选择自称“卵爷”。

煎饼是个正儿八经的南方妹子。
她每天看蛋总用表情包学她家乡话,用鬼畜视频学她家乡话。
还是学不到骂人一小时日用一辈子的精髓。
“吃贵米!海麦猪脑啊?生叉烧都好过生你只腊鸭!”煎饼妹子顿了顿,关闭影后模式,矜持补充,“老母三连。”
“……”蛋总咂咂嘴,“好吃吗?”

煎饼给社长补充了很多家乡话知识。
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告诉他“爷”听着就像她家乡话里的“东西”。
特别是多了百搭万能的“卵”的加持。
所以最后,卵爷改名成蛋总。
一个真名叫“熊斌”的糙汉子。
就这样让日后无数师弟妹。
以为是外表娇小内心抠脚的萌妹子。

蛋总大二时建了个社团。
比辩论社不羁,比电玩社温馨,比桌游社豪气,比美食社激情。
总的来说,就是大家聚一起喝奶茶。
顺便聊聊热搜话题,玩玩联机游戏。
纯属打发时间。
社团全称“沟通互助同好社团”。
但鉴于多数时候社团就聚在蛋窝,蛋窝里的包厢就社团用得最多。
而且创始人兼社长叫蛋总。
久而久之,大家都把社团叫做蛋社了。

随着人才涌入,业务发展。
一年过后,那些质疑蛋社存在意义的声音已逐渐被压下去。
毕竟当初是社联指导老师签的字,一年了也没见领导说要取消。
这让四不像的蛋社越发嚣张,连真正专业的电玩社也要忌惮几分。
因为电玩社用番、游戏、战队、主播的表情包用得很欢。
而蛋社上下用自己表情包用得很爽。
一个不小心他们也会让网友用你表情包用得很爽。
让你红遍大江南北,只因几年前的一碗饭。

总有人是例外。
蘑菇就是那个矜持值比蛋社上下总节操值的相反数还高的存在。
当大家喝奶茶,他在喝茶。
当大家玩飞行棋,他在下围棋。
当大家开箱抽卡素质骂街,他用电竞手速玩恋爱文字AVG。
咳,是飞速点击文字对话,没别的意思。
……撇开这样做的意义与乐趣,技术高,就是真的高!
于是蘑菇奆奆,成为了人人敬爱的ACE。



第二章
蛋社菜市场
盐油:……你们都是吃货么


颜尤第一次遇见蘑菇,是大一军训时。
刚解散,穿着军训服和室友们勾肩搭背,到后门买零食。
只因在人群中多看了那蘑菇头背影一眼。
如某广告般个性的发型,高瘦的身材,随性舒适的宽松针织长大衣,精心处理的裤脚。
还有裤脚之下那截白皙纤细的脚踝。
颜尤忍不住想问这位师姐哪个社团了。

但下一秒就石化了。
因为那潇洒的蘑菇头转过身。
尖下巴,小脸蛋。
厚重的齐刘海。独特的倒八形黑框眼镜。
以及眼镜下的单眼皮。
那两小黑豆仿佛能射出高冷高知我行我素的光。
修长脖颈上欲隐还现的喉结。
这。
这……
这tm是男的啊!
而且!
一身潮流搭配也挽救不了一个事实!
丑啊!

最后,阴差阳错地,颜尤还是进了蛋社。
和当年,不,上个月惊艳了后门三千学子的蘑菇学长,同一个社团。
新人报道,自我介绍。
前辈鼓掌,挨个介绍。
颜尤感觉自己进了菜市场。
蛋总,蘑菇,煎饼,咸菜,五花,鱼骨,鸡脖,萝卜……
加上自己,盐油。
还差个柴米酱醋茶,凑合凑合也齐了。

“其实本来也没这么多吃货名。除了一些自己有惯用名的,其他很多是蛋总带起的。”
五花略有可惜地介绍道。
“鱼骨原本想叫‘雨清清’来着。”
想起俞古那张无甚表情的脸,盐油忍了忍,很厚道地不吐槽。
“那鸡脖……学长这名字是?”
“噢他啊,带我们吃鸡的大神。”
五花十分可惜地介绍道。
“他要吃鸡一定不会吃鸡屁股。所以我们叫他鸡头,他嫌难听,就改叫鸡脖了。”
盐油无语。这有差别吗!

鸡脖本来玩的PC端,后来官方手游出了,就创了个号凑个热闹。
用的还是他在PC端的大名。
每天电脑离手时,就登录手游,四排随机匹配队友。
动动手指头,青铜变王牌。
然后就卡在那儿了,总是升不上战神。
于是转战双排,居然偶遇上妹子!
看着粉红色的ID“华飘飘”,突然感觉人生圆满了。
战神算什么,有妹子重要么!

其实他也没别的意思。
只是这游戏妹子太少了,他见得最多的女号就是世界频道里刷屏的那堆卖片卖挂的。
这是怎样的好运气!能买彩票了!
幸福来得太突然,鸡脖决定好好珍惜这段缘。
于是他带着华飘飘连打五局,吃鸡五次。
妹子矜持,没开麦,但也乖巧,能自保。
主要是自带欧气,开局八倍镜落地三级包。
唯一击杀的机器人还送了个狙的消音。
鸡脖看着手中的机瞄98k瞬间升级成满配98k。
这妹子是福星啊!福星!

闲来无事,五花和鱼骨玩了一下午吃鸡。
五花玩的是男号,鱼骨建了个青铜小号。
鱼骨把五花拉进队伍,五花把游戏闺蜜也拉进来。
四排时,大神在最前线冲锋,鱼骨在大后方捡漏,五花带着闺蜜在中间支援。
还一人分饰两角,在隔壁捏着嗓子说:
“大神~这还多了个三级甲你要不要~”
鱼骨最轻松,抠着脚打了个掩护:
“大神,他们还在二楼。要不要扔个雷?”
屏幕外,鸡脖心想,啊,妹子果然不是人妖号。
人家只是话少矜持!

此等佳缘自然是被五花绘声绘色讲了出来。
众人笑喷,坐等续集。
男主鸡脖尚不知情,这几天一直带妹子飞。
戳进了妹子的资料一看,居然是同城。
晃了晃飘忽忽的脑袋,打开私聊频道,打了又删,删了又打,想着怎么才能显得不那么猥琐。
幸而飘飘妹子也没避而不谈,大大方方说自己在城东。
曹海勃的上铺,俞古同志也正大大方方抠着脚。
忽而目光一凝,使出全力一掌。
两指间夹死了一只蚊子。

在蛋社上下沉迷吃鸡时,蘑菇静坐一旁啃着厚书,如世外高人般,不受凡间纷争影响。
颜尤好奇地瞥了一眼,居然是本德文书。
“蘑菇学长德语专业?”
“不啊,他好像是哲学院的。”五花头也不抬,专心捡装备,“噢,他是华德混血,双语教学。”
颜尤静默片刻。
……说好的漂亮混血儿呢?

传说中的混血儿颜值都很高。
而蘑菇自然是传说中“不会长”的那一类——完美避开双亲优秀基因搭配而自成一派。
他继承了母亲的巴掌脸蛋儿,尖下巴小红唇。
偏偏也继承了母亲的小眼睛圆鼻子。
他继承了父亲的白皮肤、瘦高身材。
偏偏也继承了父亲的八字眉、高度近视。
母亲娇小,五官无不带有传统华人美女的风情,小眼细长而有神,与圆圆鼻头相衬,只觉温润柔雅。
父亲长着一张典型的高知脸,眉眼深邃,高鼻薄唇,八字眉恰到好处地修饰了学者特有的疏离感,让人感觉亲和友善。
而蘑菇。
他只是丑。


-----------------

吃鸡游戏里,“吃鸡”意思就是冠军,得了亚军会说“吃到鸡屁股”。
蛋总大二时创立社团,当时煎饼、蘑菇大一。
蘑菇大二时,盐油大一。
盐油,真名颜尤。
鱼骨,真名俞古。
鸡脖,真名曹海勃。
蛋总,真名熊斌。
文中所有角色均为虚构,如与现实重名,纯属巧合,感谢理解。

-------------------------

一点一点像挤牙膏,不,便秘一样写了5章调和者,水粼云虽然有32章但已经被深深封藏在心底(坑了)。
一直在质疑自己是不是根本写不出这些题材(不用质疑,是事实)。
更要命的是,原定的主角写着写着都被冷落了被配角抢戏了……
水平太菜,写点短的吧,写点更加日常更加贴近生活的吧。
所以有了这个【蛋社】……
所以还是别说主角是谁了,感觉自己在立Flag……

评论

2018-0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