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泟的世界架 —

【水粼云】Chap027 - 圣诞


(嗯想了想Merry Christmas这几个字母还是换成故事里的文字比较好,手写字丑顶锅盖)

Chap027 - 圣诞特辑

【特〇一】圣诞


今年的圣诞,少女第一次感觉到节日里应有的快乐。

或许在自己很小的以前,是有模糊感受过的。但自从她记事起,似乎节日的快乐都属于旁人。她看着大街上,教室里,大家各式的笑容,多多少少还是能感觉到的,但这总归是属于他人的快乐。

而现在,她不再需要看着列车玻璃窗上映着的人们的笑脸,闭上眼睛,就能感受到那平静轻松中的一点快乐。

因为今天是节假日,现在又是下班高峰,地铁很挤。袁一启很有先见之明地带着她来到五号线的总站,上了列车坐在一起,就不需要被一会儿涌过来的人群挤成夹心饼了。她一如既往地没怎么问清楚今天出行的目的,袁一启也一如既往地保持半分神秘,只道带她出来感受一下节日气氛。童祉歆心想,大概是要工作了。

于是她静静地坐在座位上,感受着车上的人们的情绪。有些杂,其实也不是每个人在圣诞节里都能快乐,生活还在继续,烦恼还在继续。她低着头感受了一会儿,再犹豫了一会儿,然后看着自己的鞋尖问:“今天是要快乐的情绪,还是别的?”

隔壁袁一启正拿着手机打着字,闻言“哈?”了一句。

“啊……我以为是从车上开始吸收。”少女继续低着头,看着各式不同的鞋子,听着人们模糊的谈话声,“没事了。”

袁一启转过头,看着少女藏在发丝下的脸:“你啊……神经绷太紧了,今天不谈工作单纯过节如何?”

“……哦。”少女点点头后,不再说什么,手伸向了口袋,准备掏出手机应对接下来的沉默与些微尴尬。

袁一启看着那颗永远低垂着的头,空出一只手揽过来,顺手把少女背上的连衣帽子往前一盖,道:“坐到终点呢,先睡会儿吧。别看手机了,待会儿晕。”

童祉歆的头靠在男子肩上,大半张脸被刘海和兜帽罩着,她只好僵着脖子让对方不至于感到太重,又想办法不动声色把伸向兜里的手抽回来,还要提醒自己一会儿不能睡着不然是要流口水影响市容的,以至于一时忘了吭声。

男子感受着少女的僵硬,又隔着帽子拍拍她的头,笑道:“放松放松,你那颗小脑袋还能有多重?歇会儿吧,都大半张脸盖住了,还要纠结这么多。”他又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示意少女挨过来别僵着。

“……可是你在打字吧,我会压着你的手。”少女挣扎。

“嗯,你试试?”袁一启挑眉,一把揽过少女的肩让她不再挣扎,然后双手继续打着字。童祉歆惊讶地发现自己竟感觉不到他的手臂传来任何震动或什么动作,随后又释然——隔壁那位可不是人类。

他甚至是个老伯伯,少女这么想着,终于放松了身体,把自己整个靠在袁一启身上。这感觉真奇妙,就像是带着一个人形枕头坐在列车上,它会打字会说话,还有热源——作为圣诞节展开的联想,在她心里,它应该是像雪人那样的可爱的应节形象。想到现实中袁一启那张终于懂得加些黑头的脸,她心里忍不住笑了。

 

童祉歆感觉自己中途可能醒了一两次,车上人太多,空气混杂着各种味道,闷闷热热的。她模模糊糊听到列车报站的声音,然后头顶被隔壁那位的手轻轻拍了拍,于是把鼻子往旁边散发着淡淡清香的衣服拱了拱,又沉沉睡去。

过了不知多久,肩膀被人拍了拍,童祉歆听到隔壁袁一启让她醒醒,要到站了。她感受着他肩脖随着说出的话语传来的震动,呆愣了一会儿,终于找回睡前的思绪,脱口道:“在震啊。”

袁一启把少女的头掰过来,摘下她的帽子,看了看她的脸,确认道:“嗯,是流口水了。”

这一声如同惊雷劈在少女脑海中,她顾不得震动的问题,赶紧低下头抓过帽子重新戴上,再是慌忙翻过小袋子找纸巾。然而越是心急,就越是找不到纸巾。袁一启看着发丝间烧得通红的耳朵,从裤兜里掏出纸巾递了上去。

“流个口水就慌成这样了,你可真多心理负担。”男子笑笑。

童祉歆擦了口水,才来得及道谢,再偷偷瞄了男子衣服几眼——幸好没弄脏。

“走吧。”列车开门,袁一启轻轻拉过少女的衣袖,随着人海走出车厢,“带你逛街带你飞。”

男子还真是带着她逛街去了。他们逛了一下服装店,又逛了一下小吃街,童祉歆起初十分拒绝购物,后来听他强调这费用都是从工资扣的,没了心理负担,便接受了。

经过一家服装店时,店里橱窗挂上自带面具的节日服装,男子甚至十分认真地说:“把这个买回去,以后你就不怕流口水被发现了。”

少女看着售货员带着热情不容拒绝的微笑走过来,又看看那像是电视剧里作奸犯科才会用到的盖着整张脸的连身衣,抓过男子的衣袖赶紧走了。

然后他们来到酒吧街,街上除了各酒吧的露天餐区,还有街头艺人的表演。童祉歆不自觉地被他们所吸引,驻足站在围观人群里很久,终于站累了,才发现袁一启并没有把她拉出来,就站在她身后等了她这么久。她刚想抬头道歉,却发现他在打字,不知道是什么内容,总之表情有些欠扁,不禁觉得好笑。

说是欠扁,其实看着是很平静的。但若袁一启顶着这副表情,说出的话一般都不甚客气,带着挑衅意味。久而久之,童祉歆便管这表情叫做“欠扁的表情”。

袁一启感受到少女的目光,敲着手上最后几个字,收起手机和她一同走出不断聚散的人群,道:“你很喜欢街头表演啊,要不也找个地方弹弹吉他?”

“别……”少女的视线从街头艺人身上收回来,“看着很好玩,让我做的话我做不了,水平不够,也会紧张。”

“那满世界飞看着好玩吗?让你做你会拒绝吗?”男子笑问。

“啊?”

“我说带你飞,你要拒绝我吗?”

“哈?”

可惜这一声“哈?”还没哈到尽头,少女的手臂被男子抓着,她的嘴巴被他捂着,就这样……就这样飞起来了!

在充满了人的大街上!似乎没人能注意到他俩!童祉歆感觉到风声和心脏的跳动声,她想起为数不多的游乐园记忆,那种失重感让她觉得心脏下一秒要被吓停了!

双脚距离地面越来越远,少女已经能看到他们逛的酒吧街的全貌。

要摔下去的!要出人命的!呼吸不了!会撞飞机!要死在这里了!各种惊险的想象占据了少女的内心,她不由自主地抓紧了男子的手,整个身体恨不得黏在他身上,生怕他一个松手把自己扔下去。

“别!不要!放我下去!会死的!”一边紧紧抓着男子的手,少女还不忘一边叫着,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跟大部分时候的阴沉死气形成鲜明对比。

袁一启估摸着少女的心脏承受能力,在还没出事之前,把人放在了某个平坦的屋顶上。看着少女弯下腰猛拍心脏,双脚止不住地微抖着,他道:“不飞了?今晚平安夜,夜景鸟瞰的话还挺好看的。”

“让我缓一会儿……缓一会儿。”童祉歆不断深呼吸,排解着刚才震惊害怕的情绪,“缓缓再飞……”

男子低低笑了声,道:“还飞?不会死?”

“……你会把我放下来吗?”少女拍着心脏,直起腰看着男子上扬的嘴角,“你,不会,把我放下来的吧?”

“既然这么想,刚怎么叫得像杀猪一样?”男子挑眉。

“太突然了啊……被吓到很正常……吧?”少女不自觉用上了略带责备的语气,看到男子眼中的点点笑意,才意识到,继而声音越来越小。

袁一启从裤兜里掏出一个白色小布袋,里面是一双深灰细格子手套,看着简约而又带着学院风的帅气。他抓过童祉歆的手臂,把手套戴在她手上,再牵过她的手,笑道:“现在准备好没?”

童祉歆看着被男子五指牵着的手套,无疑是她喜欢的类型。不知为什么,她不太想再提起“费用请从我工资里扣”的话题,而只是道了声谢。

“很谢谢你,我很喜欢,很好看。”她郑重地重复了一遍,本觉得自己耳朵越来越烫,忽又想起男子那神奇八宝袋般的裤袋,忍不住发出了压抑失败的笑声。

袁一启不再说话,轻轻捏了捏少女的脸,牵着她的手飞了起来。少女说不出手指传来的究竟是热度还是凉意,只是平时尴尬的举动经由手套隔了一层,变得不真切起来,朦朦胧胧,被城市的夜景层层包裹着,化成了淡淡的快乐。

像现在这样,在城市上空浮动,听着男子一个个指出哪里是哪里,正在搞什么活动,他们身处什么航线,什么时候会有飞机经过。她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又像是进入了全息拟真童话游戏一般。抬头就能看见天上数不清的星星,比之前人生中看过的星星总和恐怕还多。脚下是数不清明灭闪烁的灯光,少女被这美景震撼着,一时说不清究竟哪边是天哪边是地,只知道身边有人带领着,而那就是方向。

“真美。”这是少女整晚上重复得最多的话语。她不懂得怎么形容这种震撼感,只能说她先是感觉自己头上脚下都是闪烁着的光芒遍布天地,后又觉得自己就浸在这片闪烁当中,如此渺小,又如此有幸能看到这番奇景。

她由衷希望自己的眼睛此刻能化成照相机,连接着全息投影设备的那种——把这浩瀚无边的奇景记录在她的灵魂里,永远不忘记,随时回想起来就能重新感受到那种震撼。

就像是街头表演,无论看了多久,少女都不嫌多,不嫌无趣,不嫌烦躁。她嘴巴微微张着,静静欣赏着这片天地,直到眼皮重重地耷拉下来,仍不愿回到地面上。

“这么困,你要掉下去了怎么办。”袁一启摇着少女让她清醒些,“醒醒,坚持住,喂。”

“没事的……”少女挣扎着眨了眨眼,没成功,无力道,“你会……”

话没说完便昏睡过去。

袁一启摇摇头,也难怪,自己居然陪着她在天上飞了六小时,纽斯旺那边都凌晨三点了。

他只好一个瞬移把她送回到那个除了吉他电脑就是作业的房间,顺带帮她脱了鞋袜手套,掖上被子。那深灰色手套离了少女的手不久,竟渐渐变成了白色,又渐渐缩成了两团绪棉花。

“这么高效,是要加些工资。”男子低低说道,食指头生出一颗绪棉花苞。手指轻轻塞进少女微张的嘴里,花苞便自然脱落下来,融进嘴中。

“做个好梦。”男子一手轻轻挥了挥,绪棉花朵重新变成了两只深灰色细格子手套。黑影在窗外洒下的点点月光下模糊不定,终于如同水雾般渐渐消散。

房间里安安静静的,只有少女浅浅的呼吸声,以及——

如果凑过去听仔细了,或许还能听出口水流出的声音。




-------------------------------------------

祝大家Merry Christmas~

这个特辑故事是发生在高三上学期期末,也就是童上课(?)之余在老段的教导下不断练习能力运用的时间段里,在正文中大概是会被几句话略略带过的。

感觉还是写得不知所云,不过阿泟高兴就好——反正估计没人看的啊哈哈哈哈。

以及老段那身体,平时是会模仿人体那样,动作的震动能通过身体不同部位传来。但毕竟不是人,所以如果他愿意,也可以只达成结果,不模拟过程。

至于老段这算不算让童工作呢,这次的花苞不是拿去交易的,是顾问大人私人用,以及店主自产自用(虽然只用了一颗,其余都是顾问大人享有)。


评论
热度(2)

2016-12-25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