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泟的世界架 —

【蛋社】Chap004

第四章

大学生宿舍

鸡脖:#@&! md***%zz!!!



鸡脖不怎么喜欢在深夜玩吃鸡。

一来是第二天有课,二来则是深夜很少人能开语音。

平日精彩纷呈骂街连连的素质广场变得乏味起来。

但自从有了华飘飘,六十秒的无声时间似乎自带淡淡的青涩甜蜜。

他们或打字聊天,或拿着苹果追逐嬉戏。

已经从各自的所在地聊到了共同兴趣和人生梦想。

鱼骨面无表情地回忆起之前和各种女买家间的对话。

照着她们说话的风格,选了屏幕里比少女还少女的可爱微笑表情发送。

一边乐在其中,一边对自己下铺的智商表示衷心的怜悯。

 

曹海勃清了清嗓子。

室友们立刻善解人意地安静下来——都想听八卦。

只听大神稍微压抑了声音:“这么晚了……你还没睡?”

鸡脖仿佛看到对面两双闪着绿光的眼睛,还是硬着头皮加了句:“熬夜对、对皮肤不好噢。”

女的!对面两室友嘴角疯狂上翘,一卷纸巾扔到俞古床上,示意他下来收看新手撩妹现场。

某当事人接住了纸巾,想起下铺最近熬夜熬出了痘痘。

于是把手伸到他蚊帐里,手腕一压,纸巾正中某鸡脸上。

干脆果断地结束了这一局对战。

“卧槽——俞古你有毛病吗!”炸鸡脖爆出卧槽二字后不忘关麦,“我tm在对枪啊对面两个已经残血了你tm干嘛!”

再看华飘飘,妹子已经成盒,还下线了。

心态更加炸裂了。

 

“哇你tmd我再来一枪就能送他俩上天了啊兄dei!”

鸡脖快气哭了。

“md你是和我有多大仇啊这局妥妥能吃鸡……哇你这人是假的吗!我是得了个假室友吧!你们tm都是假的吧!”

鱼骨下来,看着进入粗鄙模式无差别攻击的炸鸡脖,指了指他脸上的痘痘。

“你说的啊,熬夜对皮肤不好。该睡了。”

不明真相的看戏室友不嫌事大,憋着笑附和是啊是啊。

“我tm……”鸡脖被这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气傻了,“我爆痘跟你丫有毛关系啊!”

“你不睡我也睡不了。”鱼骨情绪不受影响,“我不想跟着一起爆。”

鸡脖刚想反驳,突然一窒,继而心虚,气焰肉眼可见地萎缩下去。

“那,那你可以说出来嘛。我打得正嗨呢……”

一边说着一边想起日常无数次被催促时的惯用托词——

“给我十分钟”

“决赛圈了,很快”

“等我打完这局”

一局又一局,总是最后亿局。

彻底理亏,心虚得不能再虚了。

 

鱼骨仿佛看到炸鸡脖褪去了那层让人上火的皮。

只剩下弱小无助故作坚强的肉。

“……哎算了睡吧,我去关灯。”虽然很怕蚊子,曹海勃决定爬出蚊帐,以实际行动抵消愧疚感。

却被鱼骨推了回去:“检查一下蚊帐吧,别关了灯才发现有蚊子。”

鸡脖迟疑着嗯了一声,心虚且乖巧地躺下,抬头寻找着世仇的踪影。

鱼骨关了灯,回来没看见鸡脖的手机屏幕光,才放心爬上了上铺。

虽然这俩的情绪波动天差地别。

一起生活了两年,对面室友表示已经完全习惯了。

毕竟鸡脖自顾自炸,鱼骨自顾自瘫。

鸡脖炸完总会被鱼骨三言两语搞得心虚愧疚。

世界又和平了。

 

和大二学长们自由不羁的作息相比,大一新生显得拘谨很多。

特别是刚军训完不久,规矩余威尚在,宿管说11点关灯,顶多再刷半小时的网就睡了。

也就周日晚会放肆一下。

“哎颜尤啊,有女朋友没啊?”一室友羞涩而坚定地发起了话题。

“你小子瞎啊,操心谁操心他。”另一室友笑了,盯着黑暗中的天花板,“你看他像是会缺人吗?”

“哎哟我这能操心他吗我?”室友也笑了,“这不是怕有个强劲对手……”

颜尤也跟着笑笑。新环境新伙伴么,总要聊点话题,不外乎学校、情感、家。

“没啊,有好介绍吗?”

“真的假的?你居然没有?以前总有吧?”第三位室友燃起八卦之魂。

“没啊。”颜尤想起解放前的中学生涯,半真半假道,“有的话估计就考不到这了。”

人不中二枉……哎,往事不堪回首啊。

 

颜尤做好了心理准备会被追问详情。

幸而室友们挺懂适可而止,又或许只是还不相熟,没放开胆子。

总的来说,他对这三位室友颇为满意了。

起码目前看来,性格不错,人品不错,生活习惯不会有太大摩擦。

相处两个月,既没有在饮水机投毒,也没有用西瓜刀劈人,实乃三生修来之幸。

换了个姿势躺,颜尤突然想起我行我素的蘑菇学长。

果然,很难想象他和别人的宿舍生活啊。

 

没什么好想象的。

第二天,盐油从五花嘴里得出答案。

蘑菇从大一军训后不久就搬出去了,一个人租房。

不是相处不来,用五花的话来说,她怀疑蘑菇甚至没开始“相处”阶段。

只是单纯地,宿舍没有足够空间,放他的衣服而已。

盐油不由自主摸了摸自己身上买五送一的廉价货——

虽然廉价,但上身的效果好。

他尽量避免厚脸皮地往自己身上找原因。

只是,替蘑菇的衣服感到一点惋惜。

 

五花的宿舍,是个充满爱的宿舍。

天天喝着肥宅快乐水,嗑着男神爱豆片。

虽然饭的不尽相同,但会互相安利,吃了就一起吸,不吃就各自吸。

于是她们四个,从英剧到拉剧,印剧再回到华剧,审美环游世界一圈。

最后齐齐败给了纸片人。

“喵的我什么时候才能抽到我老公的SSR!”自称某总裁的太太。

“嗷我儿子回来啦!今天儿子也炒鸡可爱!”自称某青蛙的亲妈。

“……这个野男人究竟花了我多少钱?还是我脸太黑?”自称某警官的女票。

“哇小姐姐的新皮肤美哭了……丹菡快过来看看!”自称某妖怪的男友。

今天也是幸福舔屏的一天呢。

 

煎饼有时挺羡慕五花的。

毕竟谁都想生活在一个和谐友爱的宿舍里,不用面对是非纷争。

但大学就像微缩社会,聚集了形形色色的人。

你很难决定自己会遇上怎样的人,让自己变得适应起来倒是会简单些。

麦佳颖从小被教育,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

当然得用点脑子怼回去。

但不管怎样,表面还是客客气气的好,伸手不打笑脸人嘛。

于是余光第n次看见对面两个室友冷战时,煎饼矜持地拨了拨耳机,假装专心看剧。

第n次听到室友们谈话间的冷嘲热讽针锋相对,煎饼矜持地拨了拨头发,假装没听出来。

公举们消停一天会死哦?

 

“你们宿舍又吵架了?”五花吸着奶茶,“今早下楼遇上你室友B了,哇那脸黑得,啧啧啧。”

“这不日常吗。”煎饼苦笑着抿了口拿铁,“三天两头不搞事不舒坦。”

“哈哈哈哈哈好笑的是,我室友下课刚好遇到你室友C——”五花吞下了奶茶开始灵魂模仿,“那小婊砸一定是动了我的化妆品!我就说怎么少了这么多,除了她还能是谁!”

煎饼无语,这“家丑”连几层之遥的五花宿舍都知道了?

“妈耶怎么还没打起来呢啊哈哈哈哈哈哈!”五花一副“生活缺少抓马”的表情,兴奋地惋惜着。

“要真打起来还得了?”煎饼叹气,“你哦看戏不嫌事大,我可要被殃及的。”

“怕毛啊,姐姐床借你睡。”五花眨眨眼,“作为交换,来透露一下你们室友的腥风血雨相杀史啊!”

“……把我当快乐源泉呢?你的各位老公不要了?”

“哎这哪能一样!真人八卦多有趣啊,你永远想象不到她们的搞事招数哈哈哈哈哈哈哈——”

即使面对梅·看戏不嫌事大·丹菡,煎饼依然笑得发自真心。

不像宿舍那群塑料姐妹,脸上笑嘻嘻心里MMP。

难受了,还要住两年。

还是抱紧我的蛋社吧。



-----------------------

五花,真名梅丹菡。

煎饼,真名麦佳颖。

设定里,他们学校的学生宿舍是四人间。

至于文中的“英剧”“拉剧”“印剧”“华剧”,可以粗暴理解为现实中的“英剧”“日剧”“印度剧”“国产剧”。详细的语言/国家设定请戳【通用设定】。

评论

2018-0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