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泟的世界架 —

【调和者】Chap001

匿影寻踪(01)开始游戏


    月白三艾峭春寒,梨雪欢豨何以堪。

    银枪武赤狂啼尽,蓉郎乐往尝芳甘。

    未得罢,未得罢。

    最喜汤豆含晌,谐项脔兮三里香。

    混沌虚空中,男孩悠悠哼唱着属于那个时代的乡谣,歌声里仿佛带着一股空灵——即使唱的只是最最普通的杀猪歌。

    “……常乐已遵君命,诵《现代华炎语小学阅读精选》百篇。”

    “善。惑乎?”一道更加缥缈的男声响起,平静而低沉。

    男孩思索片刻,逐词回答道:“我,明白,全部。”

    “好。那么,便前往下一世界罢。”

    “噫!且慢……非也,等等!”

 

    规则:五感皆虚,因果为实。

 

    “许多观众姥爷给我介绍这个《匿影寻踪》,那么今天K君就玩上一玩,争取依旧不存档通关。”一道清爽的少年音透过麦被传输至网络,直到观看直播的观众耳中。

    在线观众已经有二十二万,屏幕里飘着不同颜色不同文字的弹幕,有表白的有调戏的。然而为了更好地体验游戏的恐怖氛围,房间里的人穿上特制的体感服,戴上了VR头显和体感追踪器,粉丝的热情瞬间被隔绝在屏幕之外。

    过掉一串串商家标志和注意事项后,迫不及待选择“开始游戏”,世界安静了,随后是磅礴的雨声,视野里的黑色渐渐缩小,原是一张旧照片上的人的黑瞳。

    “提问,照片上这个人是谁呢?这一定是很重要的线索。”

    这样说着,心里想的却是:外面下着雨,眼前有电话,感觉下一刻要么雷声要么电话声就会——

    铃铃铃。果然是电话声响起。一段对话之后,或者一段诡异的电话音过后,就会触发探索危险地方的任务了,游戏才能真正开始。

    这是许多恐怖游戏的套路,甚至显得有些过时了。开场动画显示的物件颇有历史感,除了那张泛黄的旧照片和掉漆的转盘电话,还有陈旧的桌面和薄薄的窗帘,窗帘之外自然是黑压压的天地,但室内足够亮的灯光提示着玩家,这里很安全。主人公要么是接到了神秘电话或获得神秘留言而动身前往危险地点,要么就是对着旧照片陷入回忆然后切换至过往的历史,这样才能推动游戏剧情。

    「山姆小宝贝,你还好吗?要是我,我不会一直躲在自家房间。」一阵有些瘆人的男声,估计是个性格疯狂的重要人物。

    随着话音落下,视野中的景象快速晃动起来——《匿影寻踪》是第一人称视角的恐怖游戏,很明显现在主角正左右查看,似是十分担心窗外有人在窥视。

    「你现在一定害怕极了,没关系的,我们很快就见面了——」

    声音戛然而止,是主角盖上了电话。镜头给了那颤抖不止的双手一个特写,然后那张老照片被拿起放至口袋。主角匆匆抓过椅背上的雨衣,夺门而出。

    画面至此切入黑暗,雨声逐渐消失,同时略带忧伤的钢琴旋律渐渐响起,游戏标题从漆黑中浮现。

    “唉?没有任何信息提示,山姆就知道自己要前往哪里,这里看来有段故事。”

    房间中的人就像是面对着一群好友,自说自话也不觉尴尬或无聊。

    高宇惠不太记得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喜欢上恐怖游戏的。起初接触游戏,是哥哥给带入门的,多数是能联机的射击游戏。从一开始的菜鸟,命中率渐渐提高后,看着几个经常合作的网友去当实况主了,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居然也小红了一把。但是观众姥爷们口味杂,有相当一部分喜欢看燃烧智商的游戏实况,于是恐怖解谜实况圈中,多了一把清爽的少年音。到现在,K君已经拥有了一批比较忠实的粉丝,以“不存档一口气通关”和“神预言”屹立在c站游戏区,当然前者仅限比较短小的游戏。

    主题曲不长,画面从一片黑中闪烁了几下——主角眨了几下眼调整焦距,发现眼前是一面斑驳掉漆的墙。

    “居然一来就是建筑内部,大家可以猜猜这是哪里,来,觉得是医院、学校或者精神病院的请按1,觉得是私人住宅的请按2。”新场景自黑暗中切入后,雨声也随之再次响起。山姆正位于一条横向的走廊,转过身,是一扇门,上面没有任何标识,也打不开,甚至没看见钥匙孔在哪。隔壁墙上没有装饰,但却有些可疑痕迹,观察后发现是钉子拔出留下的洞。

    “看来这上面曾经挂着什么。”高宇惠操纵着山姆,“等等,这个游戏能蹲下窥视吗?”

    房间内、头显上,高宇惠和山姆同时蹲下,向右方窥视。“嗯,是可以的,那我们继续前进。”

    搜集剧情物品和武器药品,记住门打不开的地方,特别是这附近的路线。高宇惠熟知恐怖游戏的大体套路,不一会儿就搜刮到了一把匕首、一把小钥匙和一些绷带,也用这把钥匙开启了一扇本被锁着的门。

    房间里就一盏昏黄的灯,但因着走廊的灯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辨物还是比较容易的。山姆走进房间,轻掩上门,眼前是两排排列整齐的办公桌,看来这是要找文件了。但山姆并未急于走向办公桌,而是被操纵着走向了墙边的杂物架子跟前。

    即使离光源有些远,高宇惠也能一眼注意到架子上的相机。或许是因为相机的颜色在一众杂物中有些微突兀,也恐怕单纯是玩了这么多恐怖解谜游戏练就的直觉。

    “相机有两个功能,要么是攻击鬼魂或者探索用的,要么只是显示一些资料信息的。”山姆拿起了相机观察,果不其然有拍照和夜视、放大等功能,里面还有一些照片,大都血腥而诡异却又没对好焦,只能看到一片血红中还有着白花花的什么,“这像是牵涉到命案啊。那么我们可以猜猜,山姆是知情者,加害者还是未来的被害者呢?”

    高宇惠虽是抛了一个问句,但也没想着要听到什么回应。即使观众们通过弹幕热情回应,一个带上了VR头显全心游戏的人,也是看不到的。

    再到办公桌边逐一打开抽屉,找到一份文件,从文字量不难判断,这很可能是游戏的收集要素。这些收集要素不会影响游戏进程,但如果收集齐了,对剧情的理解会有很大帮助,也极可能解锁一些隐藏成就或武器。

    文件的内容大致是一份财政报告,另附一张补充说明的纸条,三楼厕所的维修工作已经拖延了半个月,不能再拖了。

    为什么会拖延?通常的套路,要么是维修时发生了什么阻碍了进程,要么就是资金短缺或其他企业危机。

    结合场景物件的样式,不难看出这是一处已经或即将被遗弃的病院,能迁走的都走了,剩下的自然不是什么正常存在。可惜目前时间并未明确,不然可以通过财政报告的日期判断出更多信息。

    看过纸条,高宇惠习惯性地尝试互动,操纵山姆翻看纸的另一面,上面是不同字迹的一句话:

    「不,不,她把铁棍藏在身上了,大家都没发现,危险!」

    “首先可以确定的是,游戏里会有一个女性,似乎是个危险的存在。另外这个“大家”……看来这剧情牵涉到不少人,有可能涉及团体利益。”

    恐怖解谜实况主风格多样,有些尖叫比游戏还恐怖、输出全靠吼、把恐怖游戏玩成搞笑游戏,有些操作娴熟、技术犀利、活脱脱一个完美的攻略视频,当然还有一些,是靠其对剧情的分析吸引观众。观众喜欢看K君一路推理分析,更喜欢看K君偶尔预言错误被打脸。高宇惠每说出一句分析,都能想象到直播间里刷着“坐等打脸”的场景,不过说白了,只要观众姥爷们欢喜,打不打脸又有什么所谓?

    山姆搜刮完房间的物品,继续沿着走廊来到一个大厅,四处寻找指示图,可惜只在昏暗的角落找到几个木箱子。山姆利索地用匕首破开木箱子,取出两支镇静剂。

    一路上没见着枪支,现在木箱里也没子弹,高宇惠皱了皱眉,心道卧槽,但声音里依然保持几分轻松:“看来是没有枪也没有楼层指示图啊……那要攻击只能彻底依赖匕首之类的了,或者相机。”

    大厅两旁是较为对称的两条走廊,一条是山姆之前所在的走廊,另一条自然是前进方向。这建筑很可能采取对称布局,这样一来,房间布局还比较好预测。山姆小心翼翼地把大厅和隔壁走廊搜刮一番,这边房间显得比较邋遢,是毫无建设性地乱——什么物品也没获得。

    “这里是男区吧?”高宇惠依着房内物品的共通点推断着,操纵着山姆走到走廊尽头的铁网安全门前。这个安全门是通往下一层的,从楼梯间的墙上投影可以看出下一层也有一扇铁网安全门隔绝着。

    她本能地感到烦躁,以及理智分析带来的不安。是怎样的存在,让这个建筑需要把两两楼层完全分隔开呢?

    山姆站在安全门前沉默片刻,然后仿佛终于清醒般伸出双手扭动门把,开了门沿着楼梯走,来到下一层。

    身后发出微弱清脆的咔哒声,高宇惠了然——安全门很套路、很不合时宜地上锁了。

    刚才能直接打开,现在却自动上锁了,要从外打开这些安全门,估计还需钥匙。

    不过先不急,搜楼呢还是要有条理一些。山姆看了看安全门,转过身开始对这一层进行地毯式搜索。

    顶上的灯偶尔闪一闪,这边不比刚才亮,显然是要开启恐怖氛围。山姆依旧利索地进入各房间搜寻物品,意料之外又意料之中地,被休息室里突然开启的电视、洗衣房里穿透内心的滴水声吓了一下。其余房间平静无奇不值流连,山姆不一会儿就到了走廊尽头,看起来十分沉重的双扇木门。毫不犹豫地伸出双手慢慢开启木门,门轴转动的声音打破了寂静,却更让人不安。

    伸手不见五指,高宇惠心里又是一个妈蛋,边操纵着山姆拿起相机打开夜视,边对直播间的观众道:“大家准备了,估计前方至少要有个小高能。”灯的开关在哪儿呢?

    透过相机屏幕环顾四周,一切都变成了灰中带绿的单色调。依稀看见房间中间是一圈软沙发,圆矮几上还颇为讲究地放着一个小花瓶,可惜里面的花全凋谢了。墙上没有任何开关,倒是挂有几幅故意恶心人的蜡笔儿童画,还有一个造型朴素的钟。

    儿童画上没涉及人,只有风格粗犷抽象的小鸟昆虫和几座房子,而不是什么爸爸妈妈加自己的爱恨情仇,这很好。

    高宇惠再看看钟,指针是会动的,顿觉放心一些。如果是不动的钟,那停止的时刻极有可能是会触发恐怖元素的关键时刻——例如在那个时刻回头会看见一张倒挂的大脸,又或者后边遇上一个能拨动指针的钟,为了获得关键物品而把钟调至这个时刻后,发出了瘆人的钟声。

    估计房间唯一的光源是圆矮几上的小破台灯。这么想着,高宇惠操纵山姆上前调查,发现台灯没有任何反应。

    灯丝坏了?还是需要找什么部件?山姆又碰了碰台灯,举起翻转查看,依然没发现什么。

    “看来开关不在台灯。”山姆转过身打算继续查找房间光源,灯光骤然亮起——

    墙上分明有一高一低靠得很近的两个投影!

    即将遇上近身攻击的危险感让高宇惠全身毛发不受控制地竖了起来,脱口而出的“啊啊”被富有经验的大脑硬生生转成:“哎——哟我去”。刚想转头,却在最后一毫秒清醒过来,可惜已经太迟了。

    VR头显里的世界太逼真,在这种小惊吓下,人们很容易忘了自己身处的只是充满套路的游戏中。而恐怖游戏的套路是什么?转身遇见爱啊啊啊!一张跟你多少仇多少怨的大脸!

    然而预想中的大脸并没有出现。山姆回过头,急促尖锐的背景音乐瞬间变得平和下来,继而渐渐消失——背后什么也没有,仿佛那多出来的黑影只是错觉。

    也是,游戏才刚开始,大脸怎么会这么快就露面呢,总是要先给玩家一些暗示的。高宇惠不是没感受过VR的逼真程度,但用VR玩恐怖游戏,这还是第一次。这要被两个黑影给吓出尖叫来,可就糗大了。

    “也不知道我是那高个儿的还是隔壁矮个儿的,啧啧。”说了句无关紧要的废话显示自己依然镇定后,高宇惠操纵着山姆刚迈出一步,突然发现自己好像踩到了什么。

    山姆蹲下观察,原来是个废纸团,还挺硬的。展开一看,竟还包着一节电池。高宇惠心道不错不错,又仔细看了看纸条上的笔迹。

    「不,不,她就爱躲藏在黑暗中,大家都没发现,危险!」

    什么鬼?爱躲在黑暗中?如果下次遇上了那个“她”,难不成还要举着相机开着夜视绕圈跑,在敌方攻击的缝隙中寻找光源?高宇惠不敢想象这过分美丽的画面,边吐槽了几句,边操纵着山姆把花瓶里的花掏出,想举起花瓶把里边看个清楚时,却发现花瓶被固定在了桌子上。

    山姆看了一会儿,伸出双手转动花瓶,随着沉沉的机关声响起,墙上出现了一扇门——原来所谓的“墙”不过是被粉饰过的木板。咯哒咯哒几声响过,秘门开了,里头还是黑洞洞的。

    山姆走进密道,依旧漆黑得伸手不见五指,这就很让人烦躁了。即使没出现什么真正的危险,电池的损耗也是很大的。就这一会儿,相机已经快没电了。而高宇惠却不得不再次打开十分耗电的夜视功能。

    刚打开夜视就后悔了——扑面而来的狰狞大脸。



-----------------------------


    第一个世界的主视角是K君,少年音性别女。安常乐小朋友和其他小伙伴也会出场。为什么K君主视角,因为K君玩游戏、懂套路,虽然首次被卷进这个穿越游戏里,但比很多玩家还要熟练,能更好更快地融入角色,方便大家理解角色的想法动机。这个恐怖游戏很多操作都类似《逃生》系列,但剧情是完全不一样的。希望我能描写出悬疑的气氛,但蠢作者貌似并没有成功呢,下几章会继续加油的。(叹气

    另外,一开始的所谓的古代杀猪歌歌词,是乱写的。文言文能力有限,请见谅。主要是想表达“安常乐小朋友来自古代,正在学习现代语言”,各位不需对那或许狗屁不通破绽百出的歌词太认真。


-----------------


以及,为啥我写了这么久只写了五章?弱爆了。

评论
热度(2)

2017-05-06

2